點燃那枚收藏芳香的手工蠟燭,在一呼一吸間,感受慢活的西貢氣息與故事


最近WFH,漸次忘記「飲茶」是甚麽一回事,一盅兩件彷彿變史前活動,到放lunch,肚子餓得發慌,眼前忽然出現一籠「蝦餃」,靠近一看,原來是蠟燭,正好中了「蠟燭兩頭燒」之窘。


機緣巧合下收藏了「一燭難求」的Christie’s 常玉 《靜月瑩菊》別注版Jasmine Musk蠟燭
 
細看這個八、九年前認識的產品設計師曾首彥 (Xavier)他來觀畫展時餽贈、一絲不苟全人手製造的「點心」,跟手上另一個Christie’s 常玉 《靜月瑩菊》Jasmine Musk蠟燭,原來都是出自Xavier的手筆,有base note、middle note及top note的調子。一別九年,從手作仔式個人興趣蛻變成跟連卡佛、M+與Christie’s等合作的生活品牌BeCandle,對一位將之視為「新興可持續創意產業」的designer來說絕對是個paradigm shift。


最近看《Halston》,Roy Halston替自家品牌香水挑選獨特的前調、中調、後調;調製香薰蠟燭其實也是一樣。

Xavier說跟連卡佛的合作是個轉捩點,之前只是「做自己嘢」,但見巿場對生活品味需求躍升,也就放膽一試。

以往跟designer訪問或傾談,討論的多是form and function之間的取捨,到現在,大概還加進fun,在迎合「巿場需要」這個大白象的同時,落力加進自己想法,或傳承,或趣味,以避千人一面,就像以往工作獲贈不少香薰蠟燭,往往太多花巧,偏偏太少故事,距離成為蠟藝品尚遠。

 Xavier喜歡藝術、茶道,他關注的故事裏有人與人的連繫,容易引起共鳴,甚至共振。他自小愛透過筆紙與拍照,記錄上一代口述的西貢歷史:「從前西貢遠離巿區,往城市裏去,要用腳走。於是,一些傳統工業如牙刷、蠟燭都在西貢設廠,供應社區居民日常需要。」

時代慢慢轉變,舊工業無可避免換上新貌,Xavier坦言就如循環,蠟燭不再只供照明、祭祀,在傳承以外,石蠟換上蠟米,加強注重工藝美,混進各式各樣的香薰,與調香師合作研發新產品,開拓refill蠟燭的環保計劃,籌辦工作坊,從而塑造慢活理念,協助推動西貢社區文化,成為BeCandle的特色。

自五年前BeCandle在西貢開第一間隱世小店以來,到最近搬到萬年街102號的新店,Xavier的「蠟燭道2.0」在於不斷創新、收集西貢故事,記錄並連結社區。他說:「以往我們只專注做新的設計,現在則希望用嶄新物料,創造新技術系統,讓蠟燭用途多元化。」


替自己找到或研製出展示個人風格的香薰蠟燭,是一趟獨一無二的旅程。

新店近海岸的氣息,讓我不期然想起日本導演是枝裕和《海街女孩日記》,電影裏那些生活細碎片段,又或者,想起西貢碼頭旁的魷魚乾、墨魚乾,不知道將之製成香薰蠟燭,會帶來甚麽新感覺。


每個BRASS蠟燭均刻上獨立編號,由本地黄銅工藝師鑄造,有Legno Due 及OUD兩種木味香薰,可供燃點150小時。朋友說喜歡Legno Due,木味中帶淡淡小花香,像漫步森林的感覺。


繼續熱賣的Regular 200g 有多款香薰選擇,我較喜愛海鹽、佛手柑雪松、檀香木與黑無花果。


真正讓BeCandle脫韁而出的,或許是透過OUR LAND project,陶藝師Candy善用自西貢某教堂防止山泥傾瀉工程挖掘出來的一坯土做成陶杯,配合Frank Voelkl調配的Cipresso蠟燭,讓城市人暫忘煩憂。

疫情讓人留在家的時間多了,燃起香薰蠟燭,讓人鬆弛神經,一顆心願意騰出空間的話,自然「有得傾」,當寫「追求生活品味」寫到爛了,唯心大概是回歸自性的出路——無需要太多,一呼一吸間,嗅到那股靈感來自哥哥沐浴露OLONDON的味道,就夠了。


深水埗storerooms有售的INSPIRED SCENT - NO.2 (茉莉花味),其靈感來自哥哥張國榮生前喜愛使用的香體沐浴露 OLONDON


默默耕耘,守護理念與研發新調香體驗的BeCandle 團隊

參考資料:

https://www.etnet.com.hk/www/tc/diva/art/hktreasure/42150?part=1